主页 > 前沿掌机 >台大化工系主任谋杀旅社经理?没人相信却遭判刑 >

台大化工系主任谋杀旅社经理?没人相信却遭判刑

2020-06-24 397评论
台大化工系主任谋杀旅社经理?没人相信却遭判刑

监委陶百川在《陶百川叮咛文存六:辨冤白谤第一天理》着作中,将「雷震案」及「武汉大旅社案」「并列」为第一及第二冤案,足见台湾司法之黑暗。其实陶百川仍有顾忌,并没完全说出。

「武汉大旅社案」中最突兀不搭调的,就是台大化工系主任陈华洲的被捕。我在书中曾简略带过,在此我进一步分析报告。

陈华洲大有来头,他不是一般的学术人、教育界名人。陈华洲教授早稻田大学毕业,是一九四五年蒋介石政权最先抵台接受日人投降的接收委员之一,曾任台湾省工业研究所所长,是台湾白水泥的发明人。

「武汉大旅社案」其他六人都是武汉大旅社的人员,除了有家庭的会计林祖簪,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旅社内。以三十九岁的老闆黄学文最长,其余都是三十出头。

这是一群为着生计,汲汲营营努力工作的普通人。有家庭的为家庭努力,其他单身汉虽然职等不同,但年纪相若,正编织着存钱、找对象成家的美梦。努力工作、结婚、养儿育女,是他们那一个世代共同的梦想。就算老闆黄学文拥有财富,也是属于社会新崛起的商界企业人士。黄学文交往的都是金融界商界名人,如蔡万春、华南银行总裁张聪明、大同公司林挺生父子、林本源的子孙等。他们每天面对的是实际的经济问题,政治离他们很远。

而五十来岁的陈华洲,已是学术界和教育界名人,社会地位稳固,有三个老婆和一群成年的儿女,他交往的是高阶层的政治圈、学术圈、教育圈名人,如胡适、雷震、台大校长等人。他是雷震的挚友,更是坚定的政治盟友。

陈华洲除了和黄学文是在大陆就认识的福建长汀同乡。和此案的其他人完全没有交集,找不出共同或相通的点和面,可说是分属两个不同世界。

民主自由下的牺牲品

如果陈华洲是为了国家民主自由而牺牲,是为国家民主奋斗而被拘捕,他们心甘情愿接受这个罪名;但指控他提供巴拉松来谋杀一名和他无关的人,他们实在无法接受。

如果把陈华洲放入后来的「雷震案」,似乎比较合理。为什幺调查局硬是把陈华洲扯进「武汉大旅社司法案」中呢?

我们来分析一下「武汉大旅社案」发生前后,台湾政治气候和两案的交叉关係。

雷震从一九五八年与台湾人筹组政党,但无法取得当局的许可,无法成立。

雷震的《自由中国》不断反对国民党专制,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组织新党的呼声愈来愈强。

一九五九年七月,「武汉大旅社」经理姚嘉荐自杀身亡。

一九五九年十二月八日,「武汉大旅社案」逆转成谋杀案,旅社内六人被捕。在酷刑拷问中,特务发现黄学文和陈华洲熟识,而陈华洲是情治单位早就盯住的对象。从此,「武汉大旅社案」提高到政治层次,原来被警界指责贪财、滥捕的调查局,也因有了可以合理化的政治因素,更可进一步捕到大鱼,在主子面前立大功了。

一九六〇年一月台大化工系主任陈华洲以共同谋杀者被捕。该年的一月至二月间,雷震与台港在野人士共同连署反对蒋介石三连任总统。二月六日「武汉大旅社案」开侦查庭,雷震还派《自由中国》的傅正到法庭专注记录。当时,陈华洲趁机很有自信的告诉黄学文:「调查局没甚幺好怕的,雷震会救我们。」

三月廿一日,蒋介石在自由主义知识分的抗议声中,于国民大会获得九三‧九七%选票,当选第三任总统。三月廿四日,「武汉大旅社案」一审判决,众人被判重刑,陈华洲判无期徒刑。原来特务只準备要关黄学文几年占有财物就好,顺便和警界争地盘。却因捕到陈华洲这条政治大鱼,从犯陈华洲判无期徒刑,主谋黄学文就必须是死刑。

五月四日,《自由中国》又发文鼓吹成立反对党参与选举以制衡执政党。五月十八日雷震与非国民党籍人士举行选举改进检讨会,决议组织「地方选举改进座谈会」,随即筹备组织「中国民主党」。

九月四日,雷震、傅正等人被逮捕。九月六日,「武汉大旅社案」二审判决原判,众人仍被判重刑。这时,陈华洲告诉黄学文,雷震被捕,他们没希望了。起初陈华洲家人认为是黄学文做生意和人结怨,把老同乡陈华洲拖下水,而稍有怨言。后来就不说了,因为他们知道,其实是陈华洲的政治因素,让大家翻不了案。

陈华洲每每悄悄传递信息给黄学文,告知案件情况。而陈华洲家人的信息来源就是在大陆曾任调查局长的叶秀锋。叶秀锋是陈立夫派的中统局高级情治官员,是不是调查局的派系斗争和雷震组党,也有所关连?为什幺雷震的消息,都由这名前调查局局长传给陈华洲家人?

陈华洲的孙子曾在我的部落格留言说,如果他外公陈华洲是为了国家民主自由而牺牲,是为国家民主奋斗而被拘捕,他们心甘情愿接受这个罪名;但指控他提供巴拉松来谋杀一名和他无关的人,他们实在无法接受。

将陈华洲圈入命案,吓阻校园民主学潮

何以监委陶百川将「雷震案」及「武汉大旅社案」「并列」为第一及第二冤案?我不知道陶百川是否想到这两案的关联?陶百川究竟是国民党体制下的官员,基本上他会提出诤言,但他不会和雷震一样反对国民党!

我母亲杨薰春要出国前提及,要上美国国会作证,控诉中华民国政府的暴行。陶百川阻止她说:「我们不喜欢人去告洋状。」因此我认为,纵使陶百川想到这两案的关联,不会讲也不会写。

胡适曾去见蒋介石,为陈华洲求情,说陈华洲是名教授,不可能会杀人。蒋介石回答:「陈华洲不会杀人,黄学文不会杀人吗?」乍听之下众人一定骂这个独夫,大小事都揽权,连民间司法都干涉。这是表面肤浅的看法。蒋介石为了稳固国民党一党独大的政权,必须阻止这一波由一群自由主义知识分发起的组党运动。

蒋介石的特务系统把尚未正式浮上组党檯面的雷震政治盟友──台大化工系主任陈华洲,先单独圈入「武汉大旅社司法案」,先斩断了雷震深入学术界与校园的触角,成功的吓阻了正蔓延于校园的民主思想,和正成长的组党运动气势,扑灭了窜入学院中由教授带头散拨出的学潮火苗。「太阳花学运」让现代的台湾人见证了学运势力沛然难御,教授学生一旦群起抗议,势不可挡。这道理,蒋氏父子老早就知道了。陈华洲被捕,台大校园噤若寒蝉,没掀起太大的抗议躁动,没人出面救援陈华洲,唯有雷震的《自由中国》声援。

在酷刑陈华洲时又可获得雷震政治动向的详细情报,再抓雷震《自由中国》的一小批人马,整肃雷震、瓦解组党计画,就容易了。革命总是先由几个人带头开第一枪,擒贼先擒王,其他人也就树倒猢狲散。

「只」牺牲掉其余六个和政治无关的老百姓,就能阻止掉一场比雷震案更棘手腥风血雨的政治斗争和校园学运,就能拯救人人诟病而欲推翻的国民党。这是蒋家父子一步高明的政治权术棋。

这一高招成功巩固了蒋家和国民党往后数十年的独裁政权。「武汉大旅社案」是「雷震案」的前奏曲!我们花掉了我们宝贵的一生,发掘、记录下这一段丑陋混蛋的历史真相!

以上全文选录自黄秀华着[一九五九武汉大旅社]前卫出版社

台大化工系主任谋杀旅社经理?没人相信却遭判刑一九五九武汉大旅社
    作者:黄秀华出版社:前卫出版社出版日期:2017/04/06读册生活购书诚品生活购书三民网路书店购书

    延伸阅读:

  • 武汉大旅社冤案、假案、错案大事记

     



热门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