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前沿掌机 >与屋企人在上水的交谈 >

与屋企人在上水的交谈

2020-06-14 296评论

与屋企人在上水的交谈

话说笔者同屋企人一齐去北区嘅上水探亲戚。一讲到上水,相信「水货客问题」、「大陆化」等等词彙必然立刻出现喺大家嘅脑海入面。小弟屋企距离北区甚远,返学、返工、约人等等,都唔会去到嗰边。简单嚟讲,小弟可以话係十年都唔去北区一次嘅人。

一落车走围行去搵目的地,上水俾我嘅第一个感觉係「非常陌生」,第二个感觉係「唔似係香港」,第三个感觉就係「住呢度嘅人一定係日日都病!」。当然,我都知道不论係大街小巷,抑或大小商场,都出现好多药房同化妆品店,主要对象係大陆人。而上水点解变成咁,就係因为呢个港共政府同佢嘅抓牙放纵水货贼!

本来周街都係药房、化妆品店,都可以算,偏偏喺上水嘅街头或者商场,你每行五步就会见到两三个大陆人踎喺地下,霸住晒条行人路,打开晒个行李喺度塞水货入去,我甚至见到有职员同个大陆人一齐踎喺度帮手执野,见到咁嘅状况真係情何以堪!

呢个时候,就係我老豆出场。事先声明,我唔清楚我老豆嘅政治立场,我只知道佢係好憎689、支持佔领行动,同埋係强烈反对港独。对于小弟支持港独,佢係表示「极度遗憾」同「唔知我入咗大学学过啲乜,点解可以有咁嘅谂法」。另外,基本上佢嘅工作同收入係同自由行消费、购物係冇关係。

老豆︰「呢啲(指住踎喺度嘅大陆人)係咪就係嗰啲所谓嘅水货客喇?」

我︰「係呀,我当佢地係水货贼。」

老豆︰「点解你要话佢地係贼?」

我︰「吓?唔係咩?佢地恃住自己有钱就喺度抢掠我地嘅资源,唔係贼咩?」

老豆︰「点解你谂野可以咁偏激?咁你点样定义贼先?」

我︰「你要我定义咩係贼係冇意思架喎,我只係根据一个客观嘅事实做出一个主观嘅判断,佢地嘅行为令我觉得佢地係贼。」

老豆︰「你呢啲叫做主观?而家佢地做过啲咩先?」

我︰「佢地咪就係落嚟香港走水货、走私漏税、不断扫货推高日常用品嘅价格、又搞到啲租金贵咗……」

老豆︰「你点可以咁样话人!?呢个係自由市场,人地要买啲咩你做咩要阻止人?就算啲野贵咗都唔关啲内地人事架,係啲舖头唔啱之嘛。你做咩要话啲内地人係贼!?」

我︰「啊,咁如果你觉得佢地咁做係冇问题嘅,咪 okay 啰,咁我觉得佢地好有问题,我觉得佢地係贼,呢个係我嘅睇法,做咩要搞到好似我要认同你嗰套先啱?係咪要感谢佢地落嚟消费、振兴经济?唔驶讲佢地对经济造成嘅破坏架喇!」

老豆︰「好喇,咁如果调番转,你俾人话係港灿,你又会点?」

我︰「吓,冇问题架喎!随便!如果我周街屙屎屙尿、周围大声喧哗、随地吐痰,你咪叫我『港灿』啰。」

老豆︰「唉,你咁样谂你冇办法出嚟社会做野。好喇,如果第日做野,你老闆係内地人,你唔通又唔做喇喎?如果你有同事係内地人,你唔通又话唔要同佢合作呀?你咁偏激你一定冇可能出嚟社会做野。」

我︰「吓,我有咁讲过咩?如果我上司係大陆人,或者我同事係大陆人,我觉得冇咩问题架喎。但如果佢地冇啦啦走去走水货嘅话,我就会指住佢地嚟闹啰。」

老豆︰「你咁样谂一定唔可以住上水。」

我︰「係呀,我都觉得自己唔适合住呢度架。」

老豆︰「即係如果你係住呢度嘅话,一係就你打人,一係就你俾人打啰!」

我︰「梗係啦!」

老豆︰「你睇下你几偏激!」

我︰「吓?我话我梗係会俾人打,就係偏激?」

老豆︰「係呀,就係因为你偏激所以先会俾人打。」

我︰「哗,我俾人打,都係我嘅问题,咁得啦。」

老豆︰「……」

唉,其实香港呢个地方真係好可悲,有一班渴望追求民主、自由、独立嘅人,但同时又有一班人明明俾人虾紧都仲要觉得冇乜野,仲要喺追求自由嘅道路上拖后腿、批评帮紧大众争取权益嘅义士。

当然,对于香港独立建国嘅追求,小弟係没有灰心,因为我知道,当革命爆发嘅时候,嗰班明明俾人虾紧都仲要觉得冇乜野嘅人,係唔会出声,唔会走出嚟阻止,因为佢地只会喺屋企对住个电视机讲︰「唉,呢班人又出嚟搅搅阵!」到革命成功之后,佢地咪又係一样咁样过生活!只係唔再生活喺港共极权统治下,而係喺一个自由、开放嘅香港,但一样随遇而安!




热门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