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前沿掌机 >12月绘本大师》为爱而生的图画书作家岩崎知弘 >

12月绘本大师》为爱而生的图画书作家岩崎知弘

2020-06-04 402评论
12月绘本大师》为爱而生的图画书作家岩崎知弘

(撷自youtube)

书店里有琳琅满目的儿童图画书,那些深受小朋友欢迎的经典作品,都是怎幺创作出来的呢?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的知名图画书创作者,他们的作品为何具有吹笛人般的魔力,让一代代孩童着迷?他们在童书的发展上有什幺贡献,又为童书世界注入了什幺样的新活水?
为喜爱图画书的大小读者,推出「儿童绘本大师」系列报导,每个月为大家介绍一位当月出生的世界级童书大师。邀请读者一起来逛游多采多姿的儿童图画书世界,也为大师热闹庆生。

深秋行旅京都,为寻枫而去,不意与岩崎知弘相遇。

这位日本图画书作家出生于1918年12月15日,今年是她百岁冥诞。为纪念她诞生100年的「画家岩崎知弘」巡迴展,陆续在东京、京都、福冈各地展出。

在「京都车站美术馆」的展场中,静静凝视画家一生的蜕变,识得她似乎已是很久远的事了!是从历次台湾举办过的画展?是造访知弘美术馆的感动?还是因为《窗边的小荳荳》镌刻人心?也许,童年初见不具名的图卡时,她的图像已悄悄长驻心中了。




窗边的小荳荳(撷自官网)

岩崎知弘(Iwasaki Chihiro)曾以岩崎ちひろ、岩崎千寻、イワサキチヒロ等名义发表作品,日本评论界及读者皆暱称她为「知弘」,中译本则曾译作岩崎智广、岩崎千寻或岩崎千弘。它们是知弘,也都不是知弘。如同乍见她的画作,「儿童」是她永远关注的主题,有些人因此轻率地认为她不过展现出甜美的「少女趣味」。但那只是世人所见的浮光掠影,她的作品远比表面所见更深沉,这来自她曾经历的人生起伏。

知弘出生于福井县的武生町,父母双方原都是长野县的农家子弟,藉着教育和从军出人头地,为自己挣得向上层社会流动的机会。父亲入赘岩崎家,夫妻二人超过适婚年龄才相亲成家,因此知弘的出生备受期待。

父亲在中野区设计建造了西式家屋,教授「家政博物科」的母亲则亲自为三个女儿裁製洋装。暑假一家人会到温泉、海边旅行,非教徒的岩崎家冬天也会欢乐地过圣诞节,并经常应邀赴帝国饭店参加晚宴。一家五口和乐富足的生活,超乎当时一般人的生活水平,象徵着日本近代化进程中,典型中产阶级兴起的模範。

知弘从小就喜欢画画,只要循着粉笔线的蹤迹,就能找到她在某处安静地画着。她特别喜爱阅读童画家冈本归一、初山滋、武井武雄的作品。文静温柔的她沉醉在绘画筑起的世界中,笔记本上绘有许多孩子和少女的容貌。虽然课业不算出色,但当学校举办庆典活动时,她即兴的画作往往让同学们为之惊叹。

知弘对艺术的热衷,主要承袭自喜爱文艺的父亲,母亲则是个严格的实用主义者,视所有的学习为新娘的养成教育,好为来日觅得良缘。知弘14岁就师从东京美术学校教授冈田三郎助,开始学习油画和素描,年方17岁,画作已入选朱叶会女子西洋画展。在修习西画的同时,她也师从小田周洋,学习藤原行成流派书法。她进步神速,娴熟掌握书法的墨色和线条,为她后来随心所欲挥洒水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


(撷自官网)

知弘就读的学校是母亲任职的「东京府立第六高等女校」,那是一所学风自由的学园,倡议「减负教育」,学校期末没有考试,也不发表平时表现的成绩单。她个性虽然腼腆内敛,但却是体育运动的高手,擅长篮球、游泳和弓道,也常到山上滑雪和徒步旅行。这些日子是她一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时光。

然而如梦幻般的幸福,在时代的巨轮倾轧下消逝。身为长女的知弘背负着招赘婿的传承责任。远方的战争已然蠢蠢欲动,岩崎家也迅速军国主义化。母亲对国策尤为忠诚,认为婚姻是女子最好的归宿,好国民要努力生育来报效国家。她一手操办了女儿的婚姻大事,知弘恪遵母命出嫁,却因此坠入人生最大的悲剧中。

受到曾三度周游世界的父亲影响,知弘对国外怀有深深的憧憬,然而人生正要起步的20岁青春年华,她却只能屈从于父母的安排,随夫婿到满洲国的大连就职。心气极高的知弘一直对丈夫保持拒绝的态度,她天真到不明白自己的冷漠已经伤害了一个年轻人的心,不到一年的光景,这段婚姻就因丈夫自杀告终。这件事成为岩崎家不可说的禁忌,更是知弘一生的至痛。

返回东京后,知弘随画家中谷泰学习油画。在母亲的安排下,她和妹妹以及中谷随着「勃利女子开拓义勇队」再度前往满州国,预备担任习字老师。那时已是日本战败的前一年,母亲身为「大日本联合女子青年团」的主管,将众多女孩送往满州国做「军国新娘」。战事日益恶化,不到半年,知弘一行人几乎是匆匆离开勃利,而其他女孩则没那幺幸运,她们被留在当地,生死未卜。当时的她一定不知道自己身处于如此不光彩的历史中。




(取自官网)

更大的磨难接踵而至,考验这个浑然不知时局的闺秀。东京大空袭的烈火吞噬了岩崎家,她的素描簿、油画、钢琴等等也随之化为灰烬,全家人匆忙迁往母亲的老家长野县松本避难。在那儿,他们迎来战争的结束,失去退职金的父母亲在安昙郡松川村垦地开荒(现今的安昙野知弘美术馆所在地)。战争无情地摧毁了一切,由农民出身的父母,再度回归原点。

曾接受过大正时代自由风气洗礼的知弘,难以忍受乡村的思想闭塞,对战争带来的人性戕害也开始有深刻的反省。她在当时的日记「草穗」中,画下许多自画像和劳动者的素描,并抄录了日本国民作家宫泽贤治的文字。宫泽终身不断奋斗的历程,努力追求美好事物的精神,在在启发了正苦思人生方向的知弘。

知弘决绝地做出改变人生的两个决定:一是加入日本共产党,二是不告而别,毅然离开家人奔向东京,追寻成为艺术家的梦想。这是她人生的分水岭,后来世人识得的艺术家岩崎知弘,于焉诞生。

战后的东京民生凋敝,宛如新生的知弘失去了父母亲的庇护,必须依靠自己的能力求生存。她幸运地成为《人民新闻》的记者,并接下许多绘製杂誌、教科书及广告插图的工作。1949年她以安徒生童话改编的纸芝居《妈妈的话》,展现她正式成为独立画家的决心。

这段期间,知弘也在油画家丸木俊的画室习画,并积极参与美术界的活动。此时期她的画作虽以油画为主,但已尝试加入粉彩和水彩的运用,融入「大和绘」风格的晕染,显现出东西文化融合的倾向。

在日本共产党的活动中,知弘结识了未来的夫婿松本善明。两个怀抱着革命浪漫主义的年轻人一见锺情,知弘比松本大了将近8岁,松本的父母并不认同这段姊弟恋,但两人还是选择在列宁逝世纪念日结婚。1950年,两人在知弘简陋的阁楼举办婚礼,并一起签下五条誓约:

为了人类的进步紧密结合在一起,奋斗到最后。健康的生活。尊重彼此的立场,尤其是尊重身为艺术家妻子的立场。实施建设性的财务计画。每週六检视以上诸条。

从誓约中可以看出,知弘非常看重自己的艺术工作。为了支持丈夫的政治理想,她负起了大部分的家计。1951年儿子松本猛出生,之后的22年,知弘和家人安居在东京练马区,是她人生创作力最丰沛的时期,当时的住所也成为现今东京知弘美术馆的所在地。




东京知弘美术馆(取自wiki)

原本就喜爱孩子的知弘,儿子成了她最好的模特儿。她用画笔记录了儿子生动活泼的成长历程,精确地捕捉他每个成长阶段的细腻变化。她用充满母爱的眼光,关注所有孩子的生活动态,以及他们独特的情绪和思想。她画中的孩子并不只是可爱,她更用别具一格的技法画出孩子们的人格和尊严。她是上天选中,为描绘孩子而生的画家。




知弘一家(撷自youtube)

随着知弘的创作愈发成熟,她的思考也变得更为深刻,关心的层面更为广阔。1960年代的日本画坛并不将绘本视为艺术,没有美术馆愿意展出绘本的画作。知弘因此组成了「日本儿童出版美术家联盟」,致力于提升绘本的独立艺术地位,并以理事长的身分,对出版社不重视绘本版权的现象提出抗议,积极维护画家的着作权。

1960年代后期至70年代初,日本大量出版绘本,但当时的绘本大多以文字为主体,插图只是从属的配角,而且製版技术粗糙,无法充分表现画家原作的质感。专门经营儿童图画书的至光社,创社社长武市八十雄说服知弘一起加入创作「用图画来说故事」的绘本,积极推进绘本的革新。知弘当时已是知名画家,却愿意进行大胆的实验,拓展了绘画创作的格局。无论是运笔、设色、留白,都更为简约写意,这种惜墨捨技、去芜存菁的手法,更趋近儿童图画书的本质。

1968年《下雨天一个人在家》问世,昭告了「新绘本」形式的起点,此后知弘每年都有新作出版。《家里有了新宝宝》、《隔壁新来的男孩》、《生日那天下雪啦》这个系列的故事,围绕着孩子日常的生活经验和知弘童年的记忆,其中《鸟儿来的那一天》,获得1973年波隆那国际儿童书展插画奖,《小狗波奇来海边》于1974年获得莱比锡国际书奖铜牌奖。

亲身走过恐怖的战争,从废墟里重建人生的知弘,对和平的期待尤为深切。如同大多数日本人一样,原以为二战结束后战火已经远离,但她心痛地发现,远方的韩战和越战仍在继续,世上有许多孩子仍在承受战争的蹂躏。于是她以绘製海报声援反战的行动,并出版《妈妈不在家》、《战火中的孩子》。此时她已因癌症住院,还是如春蝉吐丝,竭尽最后之力完成作品,为受难的儿童发声。

知弘曾说:「当我感到疲惫无力时,人心的温暖让我热泪盈眶。我终生的志向不是画雄伟壮观的巨幅油画,而是小小的绘本。希望看了这些绘本的孩子长大后,绘本的温情能留在他们心中的某个角落,当人生遭逢痛苦、绝望时,能回想起这些温柔的感动。」1974年,知弘因原发性肝癌去世,享年55岁,留下了9400件画作,和四十多本绘本,这是她为了孩子的幸福献上的祝愿。




知弘历年画作(取自官网)

温柔的知弘永远保有童稚般纯真的笑容,「美」是她追求的至高信仰,即使在人生最困顿时,她依然优雅从容。正是拥有这样纯粹可爱心灵的人,才能画出真正温柔美好的画作;而在柔美的深层处,则蕴含了极其坚强的意志。那些灵动的线条和透明纤细的光影,不知经过多少次的练习,才能在下笔的一瞬间,集中力量绽放。

丈夫松本曾说他从未见过知弘落泪,她以无比的毅力扮演人子、人妻、人母以及坚持信念的艺术家,拚尽全力在有限的艺术生涯中,带给世人无限的感动。我不禁揣想,如果上天能赐予更多一点时间,以知弘的努力和才情,她的创作一定会再推向更高的境界,为世界留下更多美善的作品。

知弘的作品是她爱孩子、爱世界的见证,她是为爱而生的艺术家。而这份真挚的情感,正在许许多多后人的接棒下传承着。

知弘过世后,儿子松本猛于1977年将母亲工作和生活过的东京旧居改设为美术馆,这是世界上第一座绘本美术馆。他将自己对母亲的孺慕追思之情化为大爱,积极推广图画书的相关活动。1997年再设立的安昙野知弘美术馆,除了保存展示知弘的画作外,还收藏了34个国家和地区,约1万7000件作品,包含世界各大图画书奖项的佳作。




安昙野知弘美术馆(取自wiki)

现任知弘美术馆馆长的作家黑柳彻子,与知弘因《窗边的小荳荳》而结缘。黑柳继承了知弘为儿童祈愿和平的遗志,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,四处奔走援助受难的儿童。而不同世代的艺术家们,也透过各种艺术的形式和知弘对话,譬如日本诗人谷川俊太郎的《为我取个名字》,超越了时空与知弘跨界合作,使知弘的作品再获新生。

身为读者,我们也能做些什幺吗?让我们走进知弘的作品,感受她画中传递的爱的力量,一起来守护孩子的童年。让这条由知弘而生的爱的延长线,继续向下一个100年延展。




(撷自官网)

 

▇岩崎知弘作品
窗边的小荳荳
文:黑柳彻子,图:岩崎知弘,王蕴洁译,亲子天下, 38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为我取个名字
文:谷川俊太郎,图:岩崎知弘,陈滢如译,格林文化,45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